一念之差,天上地下700字

  究竟是谁弄翻了雕龙砚,将生宣纸溅满了斑迹,淡墨肆无忌惮,山洪爆发般刺进眼前。

  这张纸废了吗?画家点了点头,随后又摆头。他撩开袖子提着一支很好的狼毫,在亲人诧异的眼光中,缓缓的描绘抹擦。寥寥数笔后,停住。亲人一看,叹一口气:换一张纸吧,老太爷。

  美术家并不对答,微微一笑,笔锋一转,再度挥笔。亲人越来越诧异,张开嘴巴说不出口话,呆呆地地看到一座巍巍大山在狼毫当中连绵起伏,从而又奔涌出一条汹涌澎湃的云峰。

  临了,美术家下笔写成:人生道路多少不得意忘形,只叹幽恨长太息。且沽农家一樽酒,笑游泼墨山水中。

  人生如画,每一个人全是画家,一挥而就虽然洒脱,被墨汁溅满也无须垂头丧气,擦下去毫无价值的泪水,用开朗改变世界。

  我掌握,离去树的叶,归属于地面上全球的凋谢。确实,它是在去世,但为什么不用说它再用短短的一生的唯一一次翱翔来展现她美丽的一切?

  心理状态不一样,连景色都各有不同。同是一轮残阳,一片如诗如画枫林,有的人是喜看残阳漫枫叶,有的人却叹道只是近黄昏。是开朗,是消沉,显而易见。颓唐眼里,光辉仅仅一团更加深入的黑影。

  周文王拘而演《周易八卦》;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讲难》、《孤愤》。大抵圣人都能在自身最痛苦的情况下,维持乐观的心态,化悲剧为能量,给自己添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扭曲好像早已被判处死刑的运势。

  圣人与许多人有什么不一样呢?只不过是她们多了一丝开朗和聪慧。而就是这个,让他们名垂千古,千古知名,没有这类,就仅有淹没于尘世间。

  松树不苛刻投身的地区,因此 破岩而出的它受人重视;狗不在意主人家是不是颇具,因此 忠诚不移的它被别人钟爱;而人们不容易易如反掌的被挫败击败,坚毅乐观的心态使他有着为性命创造财富的工作能力。

  如今,还为一张因出现意外而被洒满黑墨水的宣纸痛惜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