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心灵之旅1000字

  当繁花落尽,灯枯烛灭,守望先锋的终点还残余些哪些?

  是安琪儿用古兰经给你身心的洗礼,是真神阿拉的标示方位是麦加祷告,還是如来佛座下金莲的静绽?

  有没有人对你说,我只想吸引尽管疲倦但仍真正的心灵。

  印像巴黎

  脚畔是根本停不下来的世俗,还记得心灵里有那一抹梦娜丽莎的笑容。因此,巴黎,我找寻心灵旅途的第一站。

  塞纳河上静静的淌过梦娜丽莎的笑容,原以为,那笑是水般回应的,一尘不染一丝残渣。如果你伸出手遮去她嘴巴隐约可见的笑靥时,你能发觉她深遂的眸里闪着繁杂的光熠。如同落日始终不容易搞清楚圣母院的低沉,凯旋门上的浮雕图案始终不容易掌握拿破仑的无可奈何,巴黎埃菲尔铁塔始终不容易了解巴黎的苍桑,一切都烂漫得一塌糊涂!

  再质朴的心,也蒙上烂漫的尘土,我挥了挥袖子,道别了巴黎,这儿是烂漫的人间天堂,但无法留住我飘泊的心灵。

  左岸钟声

  耳边反复着一段节奏,嘀嗒嘀嗒叮呤呤。我禁不住踩着音乐符号打旋,跳起华尔兹。

  我寻心里的歌曲,跳进了贝多芬的故宅,打扰到这儿的恬静。

  钟声持续,似一筐月色撒满了莱茵河的清辉,我在河岸翩跹,群星在我脚底灿烂。突然,疾风平地起,吹动了浪,打撒了光,我在地面上转动,甩着淋湿的衣摆,忧愁地望着疾风的殇,望着贝多芬的伤。

  从《月光曲》跳进《英雄》,还未爬出来,又跌入了《命运》,却从此乏力挣脱。

  墓地里静静开了白花,我雅致地回身。这儿忧愁泛滥成灾,我心承重不上如此悲呛。

  神殿苍鹰

  到底是谁在吟诵梵文,祖祖辈辈难休?到底是谁在天葬中提升,沧蓝凡俗的追求完美?

  或许该去一趟西藏自治区,寻找不明的前世和来生。

  一望无际的天道上,铺满了朝圣者的足印,五步一拜,十步一磕。只求解决世间私心杂念,接近心灵的溫暖。

  我在大昭寺的砖墙下,任暴怒的太阳打在脸部,只求求见高僧一面。

  我在西藏布达拉宫外彷徨,听僧人用听不进去的語言颂经。

  云贵高原上的苍鹰碰撞着大家愚昧无知的心扉,轻跳的长明灯火忽闪忽闪,我拉着行李箱,借着夜幕逃了。这儿崇高普照,我的心灵是耐不住寂寞的。

  一路不断

  所罗门王的黄金国度,过多纷杂。

  古希腊的圣托里尼,过分缄默。

  墨西哥的亚马逊森林,低沉遮盖。

  浮世众多

  太累了,停一停。不记得为什么说过,如果你远去了,请还记得回回过头,或许能发觉你所要想的。找寻,在回首,倏然发觉,心灵原先一直托着疲倦的身体,牢牢地追随,仅仅找不着释放出来的短板。

  繁花似锦终归落回世间,心灵依然逃不动实际。

  沒有心灵聚居地的地区是荒山,于浮世我不过是片飘泊的云,即然逃不动,就试着忘掉大城市的喧闹,忘掉农村的静僻。云过留印,七毒来到,人生在世健在并不是自身的封闭式,亦并不是消沉的躲避,没人的生活是孤单。

  找寻心灵之行,我能流放心灵去旅游,心随蓝天走得很远,很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