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重庆打黑的看法1200字

  不是我一个“聪明的人”,由于“聪明的人”都了解要逃避与政冶相关的话题讨论。但我是一个青年人,一个“仰望星空”的青年人。重庆打黑,做掉了很多的涉黑高官和黑社会犯罪团伙,按周立波的叫法是黑恶势力而不是黑社会。“中国是新社会,哪来哪些黑社会?”打黑除恶尽管令人拍手称快,但连打黑的总指挥长王立军也亲口说:“本次打黑行动有瑕疵。”王立军早已尽力了,他仅仅一个厅级,有过多的事他管不了,有一些人他动不上,只有打一些“小鱼小虾”。写过一首名叫《仰望星空》的诗,激励青年人开朗、积极主动路面对日常生活。尽管我对中华民族将来抱开朗心态,但开朗中也有一丝隐忧。重庆打黑,大部分人只关心抓多少人,收走要多少钱,而其身后的压根难题——腐败,却不太被大家高度重视。中国文化教育急需用钱,很多院校校舍陈旧,教师工资低且常被托欠,很多人因家境贫寒而上不起普通高中、高校。中国诊疗没有钱,看病难、看病贵,许多 穷光蛋(非常是农户)全是小病强忍重大疾病托着,得了绝症,在家里等死。当我们写成这种残酷的现实时,我心情沉重。但我明白这不是一两次医改就能处理的,这必须钱。就连军费也缺,估且不说许多 军队仍在应用六七十年代的旧式武器装备,连科研经费相对性其他国家而言也少得可伶。两会期间,据一位人大代表说:“中国用以科学研究层面的军费,连买一架B—52都不足。连文化教育、诊疗、国防都急需用钱,就更别寄希望于环境保护、民政等层面有了钱。那麼钱到哪里来到呢?中国日渐松垮的国家公务员组织是吞金巨兽。算不上一切正常的工资和日常支出,也算不上贪污受贿和行贿受贿。仅是每一年的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就花了老百姓6000亿,是教育支出的7倍,比汶川大地震导致的损害还多。这也怪不得别的地区钱不够用了。中国如今经济实力飞速发展,军事力量也在一天天强劲起來,但冗官和腐败是2个务必处理的难题。这如同一个人有健壮的四肢和躯体,却在脑部长了2个毒瘤,它是十分风险的。那麼如何解决这两个难题呢?处理腐败的的关键所在完善监督机制。如今的人大代表,来源于政府部门代表“右手监管右手”,农村基层代表看不到有职无权,也要忙碌生活,不可以非常好地履行职责。因此,我建议人大代表推行职业化,发送给薪水、调查费,在原企业停职或任期满后由国家调至别的企业。那样既防止了“右手监管右手”,也防止了农村基层代表不可以非常好执行职位的状况。此外,提高和贯彻落实人大代表权利也很重要。应对冗官,非常简单,一个字“裁”,但这非常难保证。由于很多考裙带关系并非本事进去的人会留有,有真才实学的人会被裁。这就必须完善的监督机制。此外,被裁的人也会怨声载道,危害社会稳定。义务言之,仅有改革创新,才可以除根腐败。假如仅仅从方式上打黑除恶得话,打过一批,又会滋长一批,不能根除。实际上国家领导人员未尝想不到这种,仅仅因为这一举动违犯了一些强劲的权益阶级,只有缓缓而图之。共和国的某位总理在看《商鞅》一剧里,见到商鞅因改革创新违犯旧皇室权益而被腰斩的那一幕时,落下来了泪水。这一点是颇能表明难题的。虽然摩擦阻力重重的,希望反腐和精减行政机关能坚持到底,也坚信它能坚持到底,因为它获得了全国人民的适用。期待这种构想尽早完成,那样国家甚幸,中华民族甚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