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生命1500字

  有些人说:造物主是不合理的,人会有美与丑之分,高低贵贱之别,穷富之差。殊不知,针对每一个人而言,生命却仅有一次,造物主竟也是这般的公平公正。

  在黎明曙光来临之时,生命开始了它的绽开。似醉似醒的我,已经感受生命:感受太阳光的光辉,感受小草的坚强不屈,感受初秋的枯叶,感受不辞劳苦的流动性的河流它是当然的生命,是与众不同的生命

  当太阳历年来消退别去,留有那最终一抹红霞,我觉得那类结实感、厚重感,也有那份期待。红霞将地面染上了红色,将小草染上了红色,将初秋的枯枝染上了红色,将汹涌澎湃的小溪染上了红色那就是生命的红色!我希望着,希望着明日新的绽开

  看见落日余晖、小草、枯枝、溪水我禁不住心情愉快了很多:正由于拥有生死轮回,生命才难能可贵;枯枝尽管失去生命,却仍在持续着生命;小溪尽管仅仅整日奔涌着,却不也代表着顽强的生命力吗?我不会清晰生命力是不是可以用顽强来描述,但我觉得沒有比着更切合的词了。殊不知,当我们轻轻地打开《海南省中小学生安全事故记录本》时,这部灰黑色随笔让我看到了生命的敏感:

  2006年3月8日,儋州市亚星实验学校的两名学生在参加治水工程时溺水身亡;2006年3月9日,儋州市众合管理中心又有两名学生溺水身亡;2006年4月14日中午,三亚市崖城区深圳南山小学四名女生在回家的路上被发现溺死在一条没有遮盖或警示标志的排水沟里。2006年4月27日中午,三亚市新丰系统街附近的三亚湾海域发生不幸:三亚市第三小学五年级学生麦某救了落水的同伴,其下落不明,年仅11岁;2006年6月7日,长江五里镇发生了一场悲剧:10名刚刚报名参加葬礼的学生和他们的同伴去游泳,悲剧遭遇了激流。除开2名同学们得救,其他8名女孩魂游昌江。在其中较大 的有十五岁,最少的仅有十三岁;2006年6月16号,昌江乌烈镇再次出现惨案:一名小学三年级女孩小河边嬉水时悲剧溺水身亡

  这种惨不忍睹的数据信息就是这样摆放在你的眼前,不仅这种,也有好多好多从2020年的3月8日到6月14日,短短98天,29个新鲜的生命已被黑崎一护抢走。我好像看到一些花一般的生命挣脱着,随后和海面一起拧成渐行渐远的海浪,交给家人成千上万的忧伤与泪水。第一次这般真正地贴近身亡,.我发觉生命这般敏感。本应精彩纷呈的生命,花式幸福,还未点燃不息的磷火,说殒落便殒落了,恰如彗星掠过长空,璀璨的光明稍纵即逝。平常在书、报、杂志期刊、新闻节目中常常见到那样的界面,好像一些发麻了。日常生活在这里钢筋混凝一样的尘世里,现代都市的节奏快令人好像行尸之惧一般。我不懂死代表着哪些,乃至连生命是哪些,因为我匪夷所思清晰。也许人自身就这样混混沌沌。可是大家又怎能狠心让短暂性的生命从此随风而去呢?

  有一位聪明人以前说过:上善若水,有容乃大!开阔的海洋不但宽容了江河湖泊;还宽容了大家的不礼貌得罪;但看起来平静其实浪涛涌动的它也会抢掠大家珍贵的生命。假如说生命是一簇藻类,那麼安全性便是杜绝克星的威协;假如说生命是一尾鱼儿,那麼安全性便是回绝陆上的引诱;假如说生命是一叶孤帆,那麼安全性便是掌握偏舟的船头

  学生们,以便國家、以便中华民族、以便亲人、另外也以便我们自己,请铭记生命仅有一次,杜绝风险,让生命之花化开身亡的拘束,在精彩纷呈的6月绽开出最漂亮的姿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